5G时代淘金 分享通信董事长:运营商的新时代来了

  5G时代淘金 分享通信董事长:运营商的新时代来了
“三大运营商的能力是一个大金矿,他们有很多主流能力,但还有很多无法顾及。我们就是将这些能力和资源整合起来的‘淘金者’。”当5G引领下的物联网浪潮来袭,作为“运营商的运营商”,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觉得,新时代来了。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四张5G商用牌照。尽管此时谈5G的具体机会或许为之过早,但不可否认的是,5G所带来的物联网发展,给如分享通信这样的转售运营商,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
  转售商运营商指没有基础网络而经营电信基础业务或增值业务的厂商。2013年5月,工信部发布《移动通信业务试点方案》;同年12月,工信部首次发放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牌照,分享通信获得授牌。经过5年试点,2018年7月23日,分享通信获得移动通信运营商正式商用牌照。
  巧合的是,一年后的同一天,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分享通信5G战略及新品牌发布会上,蒋志祥小跑着上台,宣布分享集团的5G战略和新品牌“尚·5G”,推出了70元流量上不封顶的5G套餐。
  发布会一周后,这位经历两次创业的中年人,在分享通信大楼四层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采访中,蒋志祥不止一次提到中国移动在2000年推出的“移动梦网”计划,“有了移动梦网,才有各种增值业务的蔓延,才有互联网的发展。”
  在创立分享通信之前,蒋志祥已经创业过一次。将企业出售后,蒋志祥本想休息一段时间,几个月后“发现停不下来”。二次创业之初,蒋志祥做了一个类似云盘的应用,将文件存到一个地方,然后用短信发暗号,输入暗号就能取到文件,以此避免邮箱的数据泄漏。之后,蒋志祥又和团队开发了网信功能,通过手机短信的链接访问网页。曾经邮局的账单就这样被网信“革命”掉了。
  在蒋志祥看来,分享通信与移动、联通和电信之间的关系好比“淘金者”与“矿场”,而三大运营商“开放能力比开放资费更重要”。
  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专家许立东曾指出,移动转售企业应在现有模式基础上创新突破,一是在通信产业链上做大规模;二是以信息化业务服务集团主业,确定内部存在价值;三是提供通信能力与完善主业生态结合,围绕主业生态进行创新拓展。
  “商业模式万变不离其宗很难改变,但在技术上却有很快速的迭代。”5G时代,蒋志祥看到的机会是,利用分享通信之前与三大运营商所积累的合作基础,建立混合计算的连接平台,协同整合边缘计算、雾计算和云计算,进一步释放三大运营商的能力。
  |访谈|
  运营商的运营商
  经济观察报:分享通信与三大运营商的是什么样的关系?
  蒋志祥:分享通信是运营商的运营商,是三大运营商能力的连接者。三大运营商有很多能力,但不会顾及到方方面面。在一些能力上,我们有同样的参与权。
  打个比方,短信是一种能力,在短信上能诞生很多应用。例如注册一个APP账号,很多情况下需要短信验证码。如果一个小公司,刚开发出一款APP,需要发一百万条短信。但一百万条短信,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事情太小。这些公司就需要通过各种方式来打通这样的能力。分享通信所做的,就是打通和连接这些能力。
  可以理解为,三大运营商的能力是一个大金矿,他们有很多主流能力,但还有很多无法顾及。我们就是将这些能力和资源整合起来的“淘金者”,从中寻找机会。
  经济观察报:目前,转售运营商是怎样的市场竞争格局?
  蒋志祥:我觉得谈不上竞争,这是一个增量市场。第一,分享通信有创新的基础和能力,也就是和三大运营商的这种连接能力;另外就是分享通信作为赋能者的能力。
  落地到产品上,比如说我们的“集节号”品牌专门针对集团客户,针对集团自己的管理模式。再比如我们的“绿”品牌,学生上课时就是睡眠系统,下课后就变成激活状态,家长可以自己来设定,什么时候可以是上网状态,什么时候连不上网。
  新机会
  经济观察报:5G时代,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蒋志祥:通讯行业的迭代给全社会带来各种能力的变革,5G之后基础设施就不一样了,全生态就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以美国为例,美国前30年技术的发展,都是拿到其他国家的场景,帮它做迭代。例如芯片和操作系统,在那个阶段所有的生态都有趋同性,一个操作系统吃遍全天下,一个芯片吃遍全天下,之后所有的技术迭代都必须跟随。
  我认为技术分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解决“有和无”的问题;第二个时代实际上是解决优化和迭代的问题,这个时代的迭代是由产品专家去定义。5G时代,这个逻辑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变成由场景驱动产品变化。这个场景谁有,谁先建好5G的基础设施,谁就有形成场景的可能。
  经济观察报:分享通信这样的转售企业,5G时代的机会在哪里?
  蒋志祥:不管什么时候,分享通信都是三大运营商能力的聚合者和输出者,我们把它们的能力整合在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赋能合作伙伴。现在除了ToB的能力外,我们更多去赋能行业的生态链。
  5G时代,分享通信的定位将是一个混合计算的大连接平台,作为三大运营商对外能力的连接者。5G来临后,云计算、边缘计算、雾计算和个人计算将愈加协同化,混合计算的核心价值就是解决各种计算的协同。
  我们现在讲云计算、物计算、边缘计算、家庭计算和个人计算,但这些计算都需要能力。因此我们发布万物智联赋能计划、合作伙伴联盟计划、开发者计划,面向合作伙伴赋能。
  例如要做智慧城市,可能需要开发很多不同的应用,就可以在分享通信的平台上整合能力和资源,成本很低。所以,第一个叫我们的合作伙伴计划,相互赋能。另外就是各行业的赋能计划,运营商的基础能力是整个万物互联的基础。第三个是开发者计划,每个人都有想法,可以在平台上自己去构建。
  让所有人都来参与进来,把蛋糕做大,这是我们一种能力的释放,加上今年的“携号转网”,我觉得机会很大。
  经济观察报:今年要建1000家分享咖啡,逻辑是什么?
  蒋志祥:营业厅是我们的成本中心。开营业厅要花钱,然后发现大家基本上就是来办卡、补卡。我们希望能够逐渐把营业厅变成空间,把这个区域的人聚集起来,他们可以直接去交朋友,或者成为可能资源的对接者,也可以基于分享通信的能力,结合开发者计划,在这个能力基础之上创业,在这里办公等等。
  构建生态
  经济观察报:5G时代重要的是构筑生态,有哪些是分享通信一定不会去做的事情?
  蒋志祥:合作伙伴做的,我们不会去做。只专注于对用户的运营和技术的迭代,负责技术的输出,把我们的能力和合作伙伴的能力衔接起来,达到一加一等于2n的效果。
  经济观察报:去年分享通信收购北京华开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逻辑是什么?
  蒋志祥:这是我们的第二个能力,大屏娱乐生态能力。5G时代来临后,大娱乐将是很重要的能力,可能不一定是屏幕,也有可能是眼镜,例如AR、VR。分享通信多年积累的与运营商衔接和打通的能力,对于广电来讲其实都是一种赋能者。
  这个收购前后谈了大概有两三年,采用股权收购的形式,分享通信占60%股权。我们还投资了一家氢能源和无人驾驶的创业公司轻车熟路自动驾驶公司,将来都会成为分享生态里的一部分。
  经济观察报:2018年拿到牌照时,你曾说“分享通信缺乏基础运营商一样的能力。如果要更进一步实现深度的业务创新,亟待基础运营商给予网络开放”,现在这个问题还存在吗?
  蒋志祥:为什么我们提混合计算的大连接平台,实际上就是这些能力逐渐聚合起来。最重要的是要向合作伙伴更开放,开放能力比开放资费更重要。“携号转网”对于分享通信来说,既是机会又是挑战。机会是用户不需要申请新号码,直接可以使用分享通信网络服务。挑战是如果服务不好,分享通信几年的努力,一夜之间可能为其他运营商做嫁衣。所以我们提升10039客服热线能力,以前是打得通电话,服务听得见,下一步计划要让服务看得见,全面提升10039变直播的服务。
  经济观察报:分享未来的挑战在哪?
  蒋志祥:未来,客户和场景的变化都在不断升级,分享通讯的挑战在于,如何跟着市场的变化迭代自己。
  5G时代淘金 分享通信董事长:运营商的新时代来了
  陈伊凡 唐计
  “三大运营商的能力是一个大金矿,他们有很多主流能力,但还有很多无法顾及。我们就是将这些能力和资源整合起来的‘淘金者’。”当5G引领下的物联网浪潮来袭,作为“运营商的运营商”,分享通信集团董事长蒋志祥觉得,新时代来了。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四张5G商用牌照。尽管此时谈5G的具体机会或许为之过早,但不可否认的是,5G所带来的物联网发展,给如分享通信这样的转售运营商,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
  转售商运营商指没有基础网络而经营电信基础业务或增值业务的厂商。2013年5月,工信部发布《移动通信业务试点方案》;同年12月,工信部首次发放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牌照,分享通信获得授牌。经过5年试点,2018年7月23日,分享通信获得移动通信运营商正式商用牌照。
  巧合的是,一年后的同一天,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分享通信5G战略及新品牌发布会上,蒋志祥小跑着上台,宣布分享集团的5G战略和新品牌“尚·5G”,推出了70元流量上不封顶的5G套餐。
  发布会一周后,这位经历两次创业的中年人,在分享通信大楼四层办公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采访中,蒋志祥不止一次提到中国移动在2000年推出的“移动梦网”计划,“有了移动梦网,才有各种增值业务的蔓延,才有互联网的发展。”
  在创立分享通信之前,蒋志祥已经创业过一次。将企业出售后,蒋志祥本想休息一段时间,几个月后“发现停不下来”。二次创业之初,蒋志祥做了一个类似云盘的应用,将文件存到一个地方,然后用短信发暗号,输入暗号就能取到文件,以此避免邮箱的数据泄漏。之后,蒋志祥又和团队开发了网信功能,通过手机短信的链接访问网页。曾经邮局的账单就这样被网信“革命”掉了。
  在蒋志祥看来,分享通信与移动、联通和电信之间的关系好比“淘金者”与“矿场”,而三大运营商“开放能力比开放资费更重要”。
  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专家许立东曾指出,移动转售企业应在现有模式基础上创新突破,一是在通信产业链上做大规模;二是以信息化业务服务集团主业,确定内部存在价值;三是提供通信能力与完善主业生态结合,围绕主业生态进行创新拓展。
  “商业模式万变不离其宗很难改变,但在技术上却有很快速的迭代。”5G时代,蒋志祥看到的机会是,利用分享通信之前与三大运营商所积累的合作基础,建立混合计算的连接平台,协同整合边缘计算、雾计算和云计算,进一步释放三大运营商的能力。
  |访谈|
  运营商的运营商
  经济观察报:分享通信与三大运营商的是什么样的关系?
  蒋志祥:分享通信是运营商的运营商,是三大运营商能力的连接者。三大运营商有很多能力,但不会顾及到方方面面。在一些能力上,我们有同样的参与权。
  打个比方,短信是一种能力,在短信上能诞生很多应用。例如注册一个APP账号,很多情况下需要短信验证码。如果一个小公司,刚开发出一款APP,需要发一百万条短信。但一百万条短信,对于三大运营商来说事情太小。这些公司就需要通过各种方式来打通这样的能力。分享通信所做的,就是打通和连接这些能力。
  可以理解为,三大运营商的能力是一个大金矿,他们有很多主流能力,但还有很多无法顾及。我们就是将这些能力和资源整合起来的“淘金者”,从中寻找机会。
  经济观察报:目前,转售运营商是怎样的市场竞争格局?
  蒋志祥:我觉得谈不上竞争,这是一个增量市场。第一,分享通信有创新的基础和能力,也就是和三大运营商的这种连接能力;另外就是分享通信作为赋能者的能力。
  落地到产品上,比如说我们的“集节号”品牌专门针对集团客户,针对集团自己的管理模式。再比如我们的“绿”品牌,学生上课时就是睡眠系统,下课后就变成激活状态,家长可以自己来设定,什么时候可以是上网状态,什么时候连不上网。
  新机会
  经济观察报:5G时代,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蒋志祥:通讯行业的迭代给全社会带来各种能力的变革,5G之后基础设施就不一样了,全生态就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以美国为例,美国前30年技术的发展,都是拿到其他国家的场景,帮它做迭代。例如芯片和操作系统,在那个阶段所有的生态都有趋同性,一个操作系统吃遍全天下,一个芯片吃遍全天下,之后所有的技术迭代都必须跟随。
  我认为技术分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解决“有和无”的问题;第二个时代实际上是解决优化和迭代的问题,这个时代的迭代是由产品专家去定义。5G时代,这个逻辑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变成由场景驱动产品变化。这个场景谁有,谁先建好5G的基础设施,谁就有形成场景的可能。
  经济观察报:分享通信这样的转售企业,5G时代的机会在哪里?
  蒋志祥:不管什么时候,分享通信都是三大运营商能力的聚合者和输出者,我们把它们的能力整合在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赋能合作伙伴。现在除了ToB的能力外,我们更多去赋能行业的生态链。
  5G时代,分享通信的定位将是一个混合计算的大连接平台,作为三大运营商对外能力的连接者。5G来临后,云计算、边缘计算、雾计算和个人计算将愈加协同化,混合计算的核心价值就是解决各种计算的协同。
  我们现在讲云计算、物计算、边缘计算、家庭计算和个人计算,但这些计算都需要能力。因此我们发布万物智联赋能计划、合作伙伴联盟计划、开发者计划,面向合作伙伴赋能。
  例如要做智慧城市,可能需要开发很多不同的应用,就可以在分享通信的平台上整合能力和资源,成本很低。所以,第一个叫我们的合作伙伴计划,相互赋能。另外就是各行业的赋能计划,运营商的基础能力是整个万物互联的基础。第三个是开发者计划,每个人都有想法,可以在平台上自己去构建。
  让所有人都来参与进来,把蛋糕做大,这是我们一种能力的释放,加上今年的“携号转网”,我觉得机会很大。
  经济观察报:今年要建1000家分享咖啡,逻辑是什么?
  蒋志祥:营业厅是我们的成本中心。开营业厅要花钱,然后发现大家基本上就是来办卡、补卡。我们希望能够逐渐把营业厅变成空间,把这个区域的人聚集起来,他们可以直接去交朋友,或者成为可能资源的对接者,也可以基于分享通信的能力,结合开发者计划,在这个能力基础之上创业,在这里办公等等。
  构建生态
  经济观察报:5G时代重要的是构筑生态,有哪些是分享通信一定不会去做的事情?
  蒋志祥:合作伙伴做的,我们不会去做。只专注于对用户的运营和技术的迭代,负责技术的输出,把我们的能力和合作伙伴的能力衔接起来,达到一加一等于2n的效果。
  经济观察报:去年分享通信收购北京华开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逻辑是什么?
  蒋志祥:这是我们的第二个能力,大屏娱乐生态能力。5G时代来临后,大娱乐将是很重要的能力,可能不一定是屏幕,也有可能是眼镜,例如AR、VR。分享通信多年积累的与运营商衔接和打通的能力,对于广电来讲其实都是一种赋能者。
  这个收购前后谈了大概有两三年,采用股权收购的形式,分享通信占60%股权。我们还投资了一家氢能源和无人驾驶的创业公司轻车熟路自动驾驶公司,将来都会成为分享生态里的一部分。
  经济观察报:2018年拿到牌照时,你曾说“分享通信缺乏基础运营商一样的能力。如果要更进一步实现深度的业务创新,亟待基础运营商给予网络开放”,现在这个问题还存在吗?
  蒋志祥:为什么我们提混合计算的大连接平台,实际上就是这些能力逐渐聚合起来。最重要的是要向合作伙伴更开放,开放能力比开放资费更重要。“携号转网”对于分享通信来说,既是机会又是挑战。机会是用户不需要申请新号码,直接可以使用分享通信网络服务。挑战是如果服务不好,分享通信几年的努力,一夜之间可能为其他运营商做嫁衣。所以我们提升10039客服热线能力,以前是打得通电话,服务听得见,下一步计划要让服务看得见,全面提升10039变直播的服务。
  经济观察报:分享未来的挑战在哪?
  蒋志祥:未来,客户和场景的变化都在不断升级,分享通讯的挑战在于,如何跟着市场的变化迭代自己。

Author: admin